健康科普

当前位置:首页> 健康科普 > 流行病防治 >

孤独症都市人心中的痛

作品来源: 阅读次数: 发表时间:2010-09-20 18:11:52


———贵阳人群孤独问题调查纪实
  “孤独”这个词,它所反映出的社会生活状况,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早已不是新鲜的话题,如今这种生活状况在贵阳逐步呈现抬头的趋势。网络、夜生活、速食爱情等成为人们掩盖孤独的不同方式,都市人的孤独症正以不同的形式影响着人们的身心健康,如何看待和面对这些,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孤独症的城市“分类”与剖析
  类型一:游戏世界里的“暴力小新”
  “暴力小新”是陈嘉在网上给自己取的名字,问到为什么取这个名字,陈嘉说,这个名字没有具体的意义,完全是随意。陈嘉今年23岁,不太爱说话,体形比较胖,唯一感兴趣的话题是网络游戏。只要和他提及网络游戏,他就说个不停。各种类型的游戏,尤其是新推出的,他都了若指掌,当然其中也有他比较偏好的几种,比如前几年开始的《奇迹》、现在流行的《劲乐团》等等。
  陈嘉从小的生活轨迹几乎都是围绕网络游戏在运行,最老的街边游戏机房、很多年前的掌上游戏机、大型的游乐室、ps机、电脑联网游戏、gb掌上游戏机、现在流行的网络游戏,他无一不晓。小学时候的陈嘉成绩很好,是个乖孩子,但是父亲总认为陈嘉学习好是应该的,学得不好就是一阵暴打,有时候甚至当着同学的面打骂陈嘉,骂他是“笨猪”。时间长了,同学们都以此嘲笑他,孤立他,慢慢的他就不太和同学们交流。母亲则是一味的迁就他,经常偷偷给他钱。后来陈嘉勉强读到职校毕业,又读了个交费的大专,陈嘉就再也不读书了。先是天天在外面打游戏,后来父母怕他在外面学坏,在家里给他买了电脑、装了宽带,陈嘉就天天在家打游戏,常常一、两个星期不出门。今年父亲通过朋友给他找了个工作,陈嘉也去上班,但就是不多说话,依旧迷恋网游。陈嘉说:“我感觉无法在现实生活中和别人交流,只有在网上,在游戏中,才能找到自己,才会感到放松、快乐。”
  【分析】生活中,像陈嘉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不同的是他们有的沉迷网络游戏,有的则是在网上聊天、交友、甚至沉溺虚无飘渺的网婚。在现实生活中,他们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他们选择自闭,选择网络这个不用真实面对的世界,在虚拟中宣泄和寻找快乐。
  类型二:夜生活里孤独的呐喊
  夜幕降临,晚上十点,小宣最后看了看镜子里那个与白天进出写字楼的白领判若两人的自己,浓艳性感的装束与平日规矩的工作装大不一样,让她感到兴奋。走出化装间,迪厅里闪烁的灯光、音乐的节奏让她开始亢奋,小宣和着音乐,和一群相似打扮的年轻人勾肩搭臂,随着音乐高声尖叫。
  对小宣而言,夜生活参加派对不是赶时髦扮酷,而是一种需要,一种生活习惯,一种排遣压力的方式。“每天穿着体面的套装,对老板唯唯诺诺,和同事相互排挤,到了晚上才能真正将这种感觉释放出来。天亮以后,我们卸去浓妆,穿上优雅的套装,继续躲在面具下生活”,小宣说,“对我的这种生活,我妈特别不能接受,所以我搬出来一个人住已经两年半了。有时候亲戚朋友羡慕我的高薪和工作环境,可他们根本不知道为此我要承受多大的压力,我觉得必须有个让我发泄的地方。至少,这种方式比找人倾诉更有效。”
  【分析】现代社会竞争激烈,压力过大,人们往往需要通过一种刺激新鲜的方式来排解生活压力,排解内心的孤独。而看似风光的夜生活及各种派对正流行起来,尽管这些方式并不利于健康,但对于面对信任危机又孤独难耐的现代都市人来说,都乐于选择这种方式倾诉与排遣孤独。
  类型三:新城市底层人群
  小王到贵阳一所医院当护工已经三年了,他说,钱挣到不少,但是自己觉得越来越孤单。因为当护工,小王每个月可以挣到至少2000块钱,还有一些别的收入。但是因为到城市的时间很长,慢慢地和农村的家人、甚至自己的老婆可以说的话越来越少。虽然有些一同到城里打工的老乡挣的钱没有他挣的多,而贵阳人始终还是把他当乡下人看待。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很脱节,忙的时候还好,一旦闲下来,尤其是夜里就觉得很孤独。
  【分析】大量的农村富余劳动力进入城市,在原有城市平民的基础上,出现了新的城市底层人群,他们在城市从事的是城里人所不愿干的职业,对于很多的城里人而言,需要并离不开他们,但同时又对他们很不屑。同时,他们因为长时间的远离故土,无论从观念还是思考问题的角度上都发生了变化,和村里人无法达成共识。来自两个方面的压力,使得他们处于很另类的生存空间,孤独感油然而生。面对这样的孤独感,受限于财力和环境,他们难以找到排泄途径,生活在都市的孤独感对于这类人而言,是一颗埋藏着的不知何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
  类型四:速食爱情的热衷者
  到上个月为止,小宇已经和他的第七个女朋友分手了。从第一个到第七个女朋友,每一个都是来得快也去得快,感情最好的一个交往了十个月,最快的一周就分手了。“你看我不停地换女友,其实我压根不需要爱情,我只是想占有她们,在一起开心就多玩些日子,如果不开心就不在一起。”1982年出生,一米八的身高,长相帅气的小宇实在是小女生的“杀手”。小宇说:“我的一个女朋友发现我同时交往了另一个女友时,放下一句话: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坏蛋!当时我很落寞,我并不是要存心欺骗他们的感情,我只是需要他们给我带来开心和温暖,也许我太自私了吧。”
  【分析】网恋、速食爱情、一夜情,这些伴随着对爱情的信仰危机,成为都市人情感生活的灰色调子。这是社会道德问题,也是一种心理问题,是孤独的一种表现形式。因为孤独,所以渴望有人陪伴,但是同样崇尚独立、自由的他们又难以忍受束缚。因为自己是这种心态,他们又不愿相信身边人的真诚,怕受伤、怕痛苦,所以宁愿将心房紧锁,造成的后果是更加感到孤独。
  类型五:越来越多的“空巢”家庭
  吴阿姨并不是很愿意接受记者采访,因为她听说记者的报道会上网,怕在外地工作的孩子看到。吴阿姨的两个孩子,一个在深圳、一个在北京,现在家里只剩下她和老伴两个人。
吴阿姨说,当初两个孩子成绩很好,就拼命的鼓励孩子考出去,结果两个孩子都争气,相继考出了省,而且还都是不错的学校。两个孩子毕业分配时,自然都留在了外地。吴阿姨虽然心里很想有个孩子回贵阳,呆在自己身边,但为了孩子的前途考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现在,家里常年只有两个老人,平时经常和老朋友相聚,还不觉得孤单,逢年过节,如果遇上孩子工作忙不能回家,两个人就会觉得很孤独。
  【分析】“空巢”家庭是社会进入老龄化面临的一个问题,“空巢”家庭中老年人的孤独感目前还没有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社区活动、老年人联谊会等等,只能排解问题的一部分。最困难的是丧偶、离异后的“空巢”家庭,在贵阳已是相当大的一个比重人群,目前唯一可行的解决办法只有靠老人自己寻找排解途径。
  类型六:没有业余生活的工作狂
  刘先生自己开公司已经快两年了,用他的话说:“这两年过的是没日没夜的日子”。当初开公司的目的很明确,一方面因为原来的单位让他觉得无所事事,天天和同事上班就是看报聊天,下班约着吃饭、打麻将。刘先生不甘心就此提前过上“养老”的生活;另外一方面希望自己能够忙一些,生活充实一些,做自己想做的事。
  谁知道公司一开张,就不仅仅是忙的问题,白天打理各种业务,晚上还要陪客户吃饭、联络感情拉关系,夜里睡觉也不踏实,满脑子都是公司的事。公司开张快两年了,完全没有自己的业余生活。
  刘先生说:“不忙的时候,你发现别人忙,找不到朋友可以说话、谈心,心里不踏实。等到自己忙的时候,发现没有人愿意和你交流、谈心,因为你开公司,在别人眼里是所谓的‘成功人士’,朋友都和你保持一定距离,而你也确实没有时间去和别人沟通。不管怎样,都觉得自己很孤独。”
  【分析】没有好的沟通渠道,这是目前很多人、尤其是事业上相对成功的年轻人面对的共同问题。在生活的多重压力下,很多人选择在工作中释放,但往往不成功,超负荷的工作又会带来更多的压力。多重压力使得都市人的孤独变得越来越具体化。随着城市发展的加快,这种类型的孤独人群明显增多。